嘉卓留学
关于嘉卓 关于嘉卓
关于嘉卓 嘉卓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今日头条

从牛津剑桥预录取到真正录取的路上会牺牲多少人?

热门标签

48小时相关热点

当前位置: 主页 > 英国留学 > 研究生 > 研究生申请技巧 >

关于申请牛津和在牛津读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时间:2016-01-11 15:00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你从未曾想起,他却从未忘记;主页菌追文的声音总在每个不经意的瞬间响起:“你欠我一篇ox长文!” 我:“…”(内心:呀,被捕捉到了)。回想一下,好像的确答应了主页菌写一篇关于牛津的文。当时还有问他对于文章有什么要求,主页菌干练回答:“只要够逗比就行!” (我从未见过如此洒脱简洁的文章要求)。言归正传,虽然心里很惶恐,毕竟现在是个老天不拘一格降学霸的时代,主页菌的学生里学霸更是层出不穷;作为一个在大学里混迹了好多年的学酥,写牛津的长文还是很紧张的。但既然答应过主页菌,那就尽我所能的把到目前为止有限的所见、所知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对一些有意英国研究生留学的同学有帮助,也希望能让大家更了解一些关于牛津的学习和生活。

  对于牛津的体验,每个人都不尽相同。例如,我本人非常喜欢这里,但我的一位好友、也是曾经的高中同学就认为来到牛津是她“人生中最无聊的体验”。而对于牛津的客观描述,因为他头上的月桂花环太多,已经无需赘述了,例如“英语世界最古老的大学,实际创立日期仍不清楚”,“迄今培养了x个国王,y个首相,xy个诺贝尔奖得主, 知名校友有xyzabcde” 等等。在主页菌2014年发表的一片推文中,他称牛津这所学校为“因为老而各种近妖”,对于这个细腻的写实描述,我还是很赞同的。拟人的来说,牛津大学就像一个偶然习得了驻颜道法的千岁老人,所以直到今天,当每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走近他的时候,都感觉到他生机勃勃的面孔下透着历史的沉重;岁月在他的建筑上和石子路中留下了无数斑驳,但他沧桑中又不停的散发着诱人的青春气息。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我在描写的时候,用了阳性代词“他”。因为我个人感觉,牛津的形象是一个老古董绅士,但长了一张不老的容颜,但也不再年轻;他的阳性能量也很强,如果非要加个星座,我会说,摩羯座——总之可以勉强称呼他为老鲜肉吧。

  因为好久不写中文文章了,所以有些手生,一时都找不到下笔处。我想,就算按照一个时间顺序来写,所以先写一下关于牛津的招生和申请。因为我的专业比较冷门,而且这次被录取比较撞运气,所以可能具体的经验不能帮助到有意申请牛津的同学。但是从申请初到进入牛津后听闻、总结了一些有关的经验,可以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首先, 成绩必然是大家最关心的,也是公认最重要的。但这也并不意味只要成绩优秀,就一定成功率比较大。去年在申请前,我参加了一次牛津大学graduate open day,在答疑的时候,我们系的一位负责老师是这样回答的提问,他说,“成绩固然重要,但我们也不是只看成绩。别忘了,这里是牛津,我们从来不缺能拿超级好成绩的学生;但是,一些大学的2:1 和另一些大学的2:1 含金量肯定不同;而且我们会更看重你们的writing samples,我们需要看到的是你有能力思考,并且有能力把你思考的内容呈现在写作上。”(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专业都要求交writing sample,我们的专业除了personal statement 之外,还要求每人交两篇各自不超过2000字的论文)。另外,我忘记是听招生老师还是听系里前辈说起:比起一直呆在学校里的高分学生,牛津更想找一些有不同“背景”的学生,比如有奇特的学习生活技能,古怪到上天的人生履历,不走寻常路的人生经验。对此,我个人的理解是,正如那位老师所说的:“我们想看到你会思考”,牛津大学想要一些经历、体验都相对不同的学生,这样的人可以给他们提供新的思想以及看待问题不同的角度。所以,大家不妨想想,在现有基础上如何丰富自己的经验,才能让自己和其他的申请者相比起来与众不同。这对于申请热门专业的学生可能更加重要,在写个人陈述的时候,要把自己的“不同之处”呈现出来,以及说明,为什么这种“不同”对于你的专业学习、以及对于牛津这么重要。

  虽然牛津有硬性的招生标准,但这个标准同是也是灵活的,只要你有理,并且能讲理,你可以和招生办公室argue。我个人和招生负责人沟通的时候,前后让他们给我改了两次condition。最近,我有一个陈年学霸朋友也在申请牛津大学的博士,因为出了一些阴差阳错问题,招生办那边的答复让他很不开心。对此,他未来牛津的导师第一反应就是找招生办argue;我听了之后的反应也是;“发邮件argue!一次argue不成换个人继续发!” 所以,如果今后大家觉得你的录取条件如果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完全是可以说明情况,并且询问他们是否可以酌情修改的(有时候这个也要看运气,但前提是要真的有理啊,不要无理取闹;更重要的是,要会陈述你的情况和理由,并且态度要谦逊有礼)。

  最后,也是我个人认为比较“擦边球”的一项。在开学之初我参加的一个下午茶会上,一位牛津的教授演讲的时候说了一番话,大意是:只要你们现在坐在了这里(被录取),就说明一定是有人想要你坐在这里,这个人就是你们系里决定录取你的老师和同时参与审查你材料的老师。所以,尤其是在研究生申请的时候,和老师/导师是否投缘也是很重要的一项(或者说是相当重要的一项),如果有老师认定了想录取你,那他们会给出适合你的录取条件。再拿我的陈年学霸朋友做个例子,他因为人生经验太耀眼,以至于在联系一位牛津导师的同时,另一位导师主动给他发邮件说“我愿意做你的导师”(两个老师不是一个系,但是都符合他的方向)。他的一位导师兼好友,是一名牛津土著毕业生(有时我把本硕博一路牛津念下来的人称为土著)听闻这个消息,说,“哦,那你回去考虑一下到底想去那个系吧,估计你得拿两个录取”。当然,陈年学霸的情况毕竟是个例,这个故事只是意在说明在研究生申请中一个跟你“投缘”的老师是多么重要。也有朋友听了故事后问我如何能跟心仪学校/专业的老师投缘,对于这个,我只能说,除了适当的读一些他们以前的著作外,剩下的就看缘分了。

  其实被录取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拿到录取的一刹那必然是激动的而喜悦的,恨不得上天,但是真正的学习生活可能是另一番情景。在牛津,学习的压力很大,除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外,自学也占了很大的比例。比如大家可能知道,牛津和剑桥用的都是三个学期制:每年三个学期,穿插两个小假和一个暑假。所以往往是上两个月,休一个半月的假。一开始我们还想:这假期也太多了吧。后来才意识到,哦,原来牛津所谓的“假期”不是用来放假的,而是用来给你自学的。一般的学科都有每周或者每隔周的论文,课程的进度也相对比较快。有一次午饭的时候朋友和坐她对面的女生闲聊,那个女孩是本科生,说到她家住在伦敦时,我朋友说,“那很好啊,你可以经常回家了”。女孩说,“也不能,周周都有论文,哪科都要写,根本没时间”。系里的一个学姐也说,很多本科生到了周五就玩的很疯,喝得酩酊大醉,就是因为每周的压力都太大了,需要释放。我的专业可能相对不那么紧张,每两周有一篇4页的论文,需要上交并且在tutorial和老师讨论。我们有一门语言课,进度像火箭一样,开学的时候刚认字母,一学期(2个月)结束后已经在借助字典翻译这门语言写成的史诗了。虽然回顾的时候很有成就感,但是在学得过程中真的有好几次把书撕掉的冲动。对此,来自牛津的解释是这样的——在新生开学典礼(matriculation)上,我们的chancellor 说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在牛津,他们总是喜欢“推”学生一把,学生就像被小皮鞭赶着前进一样,很辛苦。虽然他们在学校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但是离开牛津、走入社会的一天,才发现自己做了多少自己都觉得做不到的事,也发现自己已经超越了同龄人很多。但是,刚入学的新生是很容易得“落差抑郁症”的,听说是因为大群学霸聚集在一起,难免会有一种自己处处比不上他人的感觉。不过这种症状会在一段时间内自行消失,所以只要自己努力跟上就好了。当然,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难处,尤其是学业上的和心理上的,一定要学会求助。我的一位学姐就说,如果遇到了任何问题,要尽量多和人去沟通,和老师、同学,以及任何适合的人。其实不仅仅是在牛津,而是整体来说,在国外学习的时候,学生的学习自主性是非常重要的。老师会喜欢对自己的学习有明确目标、态度积极的学生;一般来说,一个学生越积极主动,他从老师那里获得的反馈就越多。

  当然,在沉重的学习之余,在牛津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学校有百余个学生社团,每周都有有目不暇接的活动。例如现在是圣诞、新年期间,牛津每周都有好几个音乐会和唱诗班表演,大街上总能不期而遇遇到圣诞树。有一些脚踏实地的站在地上,有些趾高气昂的站在牌匾上。Bodlein 里很早就摆上了巨大的一颗圣诞树,只是一直光溜溜的看着有点可怜,引得我总像晚上偷偷溜进去把它装饰一番。不过,大家通常比较津津乐道一般是学院的formal。每个学员都有formal,但是时间和次数不一样,要求也不同。比如有的学员一周有1-3次formal,有的只有一次,有的每天都有;有的学员要求formal必须穿gown,有的学员没有要求。当然,各个学院做饭的风格、口味也不相同,所以有很多人乐忠与扫荡各个学院的formal dinner,看哪里的最好吃。其实formal最主要的作用还是给大家社交用的,是和不同的人认识和沟通的好机会,只是吃一次时间太久(2小时左右),对于赶学习进度的同学来说可能就不会经常参加了。我个人参加社交活动比较少,但其实formal是个非常好的社交机会,可以帮助大家认识不同的人;作为一个老古董学校,这种建立人际关系网的意识还是很强烈的。

  牛津很擅长用各种带有“仪式感”的事情把你同化成他的一部分,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学院制;比如穿长袍参加的matriculation:十月开学的第一个周六黑压压的白千号人穿着统一的制服诱惑,从各自的学院汇聚到sheldonian center, 一路上享受游客拍照vip待遇;再比如说长袍/康乃馨搭配的期末考试,每一天佩戴的康乃馨颜色都不相同;或者是一些独特的“牛津词汇”的运用,e.g. “你在牛津多少年了?” “啊,我在这里整整150个学期了”(也就是五十年,一旦参加过matriculation正式成为牛津的一分子,在这里的时间就用学期来计算)。正如我在开篇中所说,每个人对牛津的体验都不相同。我的好朋友认为他是一个老的像化石一样的“homogeneous community, 让人乏味到内伤”;我曾经用过这样一段话来描述他, 我说:“来到这里之后你才觉得,之前的人生好像白活了,自己是怎样活过的那些没有牛津的日子?” 朋友对答,“听起来像找到人生中灵魂伴侣的感觉。” 我说,“正是!” 所以,这里的生活,对于享受它的人来说,也许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对于不享受这里的人来说,似乎度日如年。无论如何,当抛开华丽的辞藻,在这里学习的每个人都好像在紧张的前行,一刻不敢怠慢。这里是对上一段旅程的认可,也是新旅程的起点;像是长路漫漫,如履薄冰,能做的只有努力、努力、更加努力。

与你相关的